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新浪微博登录

腾讯微博登录

中超第一伤 一个以德报怨的故事

16已有 837 次阅读  2019-03-10 08:12

中超开赛第一伤。河南建业刚以520万欧元转会费签入的外援多拉多,在第一轮与大连一方的比赛中,因秦升的犯规小腿部分粉碎性骨折。在经历了3小时的手术,小腿植入36厘米髓内钉后,多拉多目前正处于术后观察期,本赛季恐怕要报销了。

  球迷很愤怒,说秦升是中超毒瘤,该终身禁赛,有人还剪出一个名为《秦升的那些暴力犯规合集》的视频,时长7分06秒。棋圣聂卫平也在网站上发长文批评。但受伤的多拉多反而选择原谅他,对来医院看望他的秦升说,“我接受你的道歉”,“这种伤病在足球圈里也应该属于正常,我会把这事情忘记,不会记在心里,也希望你忘掉它。” 

  把事故变成故事,是一种风度。多拉多具备这样的风度。作为球员,他了解足球世界里的事故,这是职业的一面;为对方着想,安慰秦升也希望你忘掉它”,这是体现人格魅力的一面。多拉拉这种“以德报怨”的方式,对球迷是一种示范。

“小腿植入长达36厘米的髓内钉,右腿仍处于较严重的水肿期,术后腿部需抬高,制动,冷敷,服用抗生素”,中超开赛第一伤发生在河南建业的外援多拉多身上。

  29岁的多拉多是巴西前锋,在2017赛季巴甲出场32次打进18球,荣膺巴甲金靴,入选最佳阵容。建业仅用了一天多时间,就以520万欧元转会费签入多拉多。多拉多也被认为是其保级的重要砝码,首轮比赛,他在第26分钟打入中超首球,也是建业全场的唯一进球,最终与大连一方1-1战平。

  多拉多受伤,秦升出球场后直奔医院,并对他表示歉意,“真不是故意的,不是说真心想去铲你。” 随后发了一条致歉微博。

“秦升一生黑”,球迷拒绝秦升的道歉,是因为他能被列举出的“罪状”太多了。踢断穆斯利鼻梁、脚踏蔡慧康小腿、飞铲张晓彬等,前科不断,劣迹斑斑。“东戴琳,西柯钊,南秦升,北周挺”,秦升也由此被称为“中超四大恶人之一”。

  尤其是发生2017年被全球转播的“踩踏维特塞尔脚背”一事,球迷群里炸开了锅。当时我所在的一个天津球迷群,有球迷组织大家联合签字,送到足协处,要求惩罚秦升。足协给出了中超历史上最狠的一张罚单,停赛半年,罚款12万人民币。秦升当时所在的申花俱乐部给了同样严厉的惩罚,无限期下放预备队,同时停发工资,只发放上海市最低工资2190元,并禁止秦升在合同期内转会。这次事件还衍生出一个中超成语——秦升跺脚。

  如果你在微博上搜索秦升,一定会看到网友剪辑的一个名为《秦升的那些暴力犯规合集》的视频,时长7分06秒。

  不仅如此,对秦升的批判现在已经跨领域了。聂卫平也在某网站上发了一段文字批评:多拉多的重伤虽有偶然因素,但当事者一而再、再而三地“踢球不收脚”,酿成一个又一个的惨剧,就算不是故意,其恶劣程度已经堪比故意了。

  这条状态下,已有2000多条评论,孙世林也被牵连其中。

2

  不过也有球迷反复观看回放后,分析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战术犯规,当值主裁马宁当时给出的判罚是黄牌加任意球,而不是红牌。另外,身体也是一个原因。多拉多刚到中国三天,身体疲惫,加上比赛的强烈对抗,难免会出现受伤的情况,这次受伤更像是一次概率事件。

  不能因其昨日之恶定义今日之非。对秦升的这次犯规,如果仅用他过去的行为来评判现在,这当然是冲动、缺乏思考的表现。

  而在我们争论这个犯规该给出多大力度的惩罚时,多拉多的表态显得更为得体。他主动向来医院问候的秦升握手,“我接受你的道歉,而且也很开心看到你过来,并对我说这句话(指道歉)。” 翻译的过程中,多拉多再次微笑着向秦升伸手,安慰他,“这种伤病在足球圈里也应该属于正常,我会把这事情忘记,不会记在心里,也希望你忘掉它。”“放心吧没事的。”秦升临走前,多拉多甚至还笑着和他秀了句中文,“谢谢”。

 多拉多是职业的,他理解自己所从事的职业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风险,尽管这次受伤也给他带来了心理影响。同时,多拉多这种“以德报怨”的表现,也让他像一个绅士那样,充满风度。这是一个职业球员,一个魅力男性在这次风波中给出的回应,比充满戾气的谩骂有意义多了。

  3

  如果你看多拉多的ins,会发现他是个情感细腻的人。一次进球,一个与妻子的结婚纪念日,或是陪儿子度过的儿童节,他都会用大段文字来记录。来到中超的首场比赛,自然也在其中。

  “我们往往都在寻求一个答案,这需要时间才行。但我相信生活中的所有事情都有它的目的,上帝并不会抛弃他的孩子。离开祖国是非常艰难的,因为这需要远离家庭。在世界的另一边,我很快得到了首秀并取得进球,但我却要经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手术。

  除了足球,我从没有这样长时间痴迷于一件事物,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作为球员要面临的所有挑战,这些都是我从孩提时代起未曾拥有过的东西。一直以来,我都与那些支持我的人生活在一起,自从上周一离开巴西之后,就变得非常紧张不安。

  我还要感谢每一个通过各种形式为我祈祷的人,我相信上帝会让我回归后变得更加强大。目前手术已经完成了,医生放置了两根钢钉来纠正骨折的骨头,现在我的重点是尽快恢复,预计将需要8到10周的时间。我在医院接受了很不错的治疗,但还必须再住院一周。拥抱所有人。”

 在多拉多的小作文中,有的是新环境中的忐忑内心,以及对回归赛场的信心,没有提秦升,没有说犯规。多拉多这种与人为善的职业素养,不也是竞技体育魅力的一部分么?

  我们之所以讲述这件事,是因为在事故面前,只有谩骂与指责是缺乏启发性的,但多拉多对人情世故的这份洞察,对球迷是很好的示范。这样的风度可以在球迷心中种下一颗种子,对足球世界保持善意,并充满期待。不同于聂卫平,多拉多ins的这条状态下,大多是祝福,或希望他在球场上带来更多惊喜的评论。

  让一个事故变成故事流传,是一种风度。而拥有这样风度的职业联赛,才更饱满,更有人味。
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0 个评论)

涂鸦板 同步到个人记录   如果您有微博帐号,点此处关联 新浪 QQ (关联后需刷新页面)